首页 »

微信朋友圈聚集的一帮伪球迷,照例是上一届一起吼过的老朋友

2019/8/14 8:20:35

微信朋友圈聚集的一帮伪球迷,照例是上一届一起吼过的老朋友

 

上周飞到上海,两周日程本已排得满满,却因为14日俄罗斯揭开了足球世界杯的序幕,我的日常时间表便开始紊乱起来。

 

  

上海中心的几条主要马路已经进入不夜城节奏,酒吧里飞扬几十面国旗交汇的斑斓彩色,各种啤酒玲琅满目,库存基本达到极限。店员们都感到亚历山大。微信朋友圈聚集的一帮子伪球迷照例是上一届一起吼过的老朋友。在世界的四面八方为观球而通宵达旦,海阔天空。或打赌输赢,或捶胸顿足,或眉开颜笑,或毒舌八卦,不出几日我已经头晕脑涨,严重睡眠不足。那是四年来唯一360度开放的感官的井喷。情之所钟,正在我辈。

 

  

如今观球,读过的《孙子兵法》算是起了作用。那就是如何分辨出一场球赛的战术与球技,以及明星队员的战斗意志。而更多的是关于识破掩人耳目的假球和无穷的骗人伎俩。自然,网上出现了各种奇葩预测,它的交流速度之快,信息量之大,瞬间就能翻成千万倍,在手机网上直冲横撞。 

 

续两届前出现的保罗章鱼,这次俄罗斯出现了保罗猫阿喀琉斯,它是通过选择插有获胜队国旗的猫食盆,来预测足球赛输赢。只不过保罗的辉煌已然,保罗猫很快流产。

 

经过人类千百万年来“优胜劣汰”的自然规律,本届世界杯这种带着人类最疯狂基因的淘汰赛不断爆出冷门。首战是俄罗斯战沙特阿拉伯,岂料看好的沙特队竟以0 : 5完败给俄罗斯队。这场比赛简直是一场屠杀。接下来葡萄牙对西班牙,更让整个球迷世界沸腾不止。C罗上演帽子戏法,两牙扯平。帽子戏法最早出现于1858年,板球手HH·斯蒂芬森连续三次击中门柱得分而被奖励一项帽子,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板球手。而两牙之战,水平之高,令球迷们大呼过瘾,恐怕上帝也不得不血压升高。 

 

 

我住在市中心的酒店,楼下和附近几家有大电视屏幕的酒吧几乎夜夜客满,街上出现了T恤衫专卖店,将“假动作”“犯规”“乌龙球”等字眼印在胸前,十分畅销。更好笑的是酒吧里有一个女孩,胸前印字是“相当粗暴”。她们不太像涩谷画熊猫眼的女孩,女球迷总是多于男球迷,大胆开放,经济自由。吼起来的声音是高分贝的。我和她们一起笑的时候,立马觉得自己也年轻了。 

 

 

轮到日本队与哥伦比亚一仗,我因与人约见,未曾看到全部。但在接近尾声时看到了本田选手开出角球,大迫勇选手用脑袋一顶入门,以2:1胜哥伦比亚。微信上一片翻江倒海,那些认为日本队必输的人差不多都反过来赞扬日本队的坚韧不拔,丝毫不怀疑这里有什么骗局。这是亚洲球队世界杯历史上首次击败南美球队。同时也出现了另一种视频声音,有一位哥伦比亚球迷故意教日本女球迷用西班牙语说自辱的粗话,女球迷不知其意,对着镜头反复说了几遍。据说推特上引起众多人抗议,最后那个哥伦比亚球迷被世界足联吊销入场ID,禁止观看比赛。

  

我连续数日观球,加上白天抓紧编辑稿件和写论文,又去见亲朋好友,身体明显疲劳过度,以至不得不停下来缓一口气。可是又到了非看不可的前夜,阿根廷对克罗地亚一仗,全世界如火如荼,突然在网上流行起麦当娜的《阿根廷,请别为我哭泣》,流言蜚语说裁判是“铁托的外甥”。球迷们大喊:梅西,今夜别让我哭泣。然而,到了凌晨比赛结束,人们欲哭无泪,突然发觉这不是一场正常的世界杯小组赛,这也不是正常的阿根廷队。梅西的表情很奇怪,他似乎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这空白之处有阴谋论吗?有朋友给我信息,说阿根廷输球是故意的,拉斯维加斯赌场的倍率是230倍,庄家大赚,阿根廷队也赚不少。我蒙住了,我完全听不懂这种行话。 

 

 

有诗人写:雄鹰完败透心凉/一片哀鸿声断肠/血泪满天风怒吼/对偶相泣似国殇。

  

早上和衣在床上睡了三小时左右,下午去郊区参加会议,眼皮沉重得要命,知道今夜要跟电视断舍离了。然而伪球迷就是伪球迷,朋友们一起预测:待会儿,尼日利亚主权将被欧洲冰岛冻成冰雕。可是,我最后还是睡死了过去。电视上出现:尼日利亚凭借穆萨的梅开二度,以2:0战胜冰岛,阿根廷重燃出线希望。